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醒來,就這麼呆呆地躺著,抱著枕頭,把身子縮進被窩裡,頭在早晨的空氣裡伶仃著,兩隻眼睛空洞地望著牆,沒有看到什麼,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眼睛背後分外地空著,空到無極,空到千山萬水。 早上一睜開眼睛,就想到了你 親愛的,我又一次陷入敘述的痛苦中,我一直期望那種清晰的表達,那種斬釘截鐵的表達和感情。譬如我愛你,譬如我是你的,但是不能,這種敘述的累贅讓我痛苦萬分。我又一次進入敘述的悖論,為了表達,我尋找開頭,而其實是沒有開頭的。你不知道是在黑夜裡的哪一刻中浸入我心中的,你就在我心中馱著,佔據我籠罩著,事實上,不知道在我遇到你的哪一刻裡,你就寄存在我的心裡,我的身心及身上的所有的空間都成了載體。我成了時間,成了一條關於你的船。從昨天到今天到明天,穿過白晝的廣場和黑夜的涵洞,一分分劃過。 又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麼。 我每一次醒來,都是被你喚醒。且假定你是在夜裡三點騎上我的,那時,我剛好抱著枕頭如抱著你睡著,你領著我去了很多地方,很多廣場,很多人流,這些我都忘了,醒來後我只覺得疲憊,只覺得慵懶和幸福。你沒有繼續讓我睡和夢遊,這讓我有點怨恨。你沒有在我醒來後和你一起嘗試那些夢中的經歷讓我很失望。 窗外的陽光很亮,打在臉上,不斷的有高的低的私語敲打在空氣中爆開,像是和我有些關係,可是我一點也不想起床,我不想涮牙,不想洗臉 ,不想吃飯,不想看書,不想打開手機,不想面對任何已知和未知的好奇,我不想觸碰任何事物。我知道,哪怕最微小的動作,都可能引起劇烈的爆炸,爆炸後,產生時間的斷點和陌生的氣體,把我和你隔開,讓我對你的回憶失去圓潤和平滑。 又一次,試圖,小心翼翼閉上眼睛。 可突然淚水就出來了…… 陽光好亮啊,從淚水上打來,生生的穿透眼皮,溫暖地撫摸著我的眼球、我的眼眶,淚水越來越多,從瞳孔裡汩汩而出,像一個被叫醒的舊鹽泉,從沙石的土地上流過,初是歡喜的暖,繼而是無盡的冰涼。 每當這時,我就翻身起床了,我揭開被子的動作,就像裁縫裂開布帛,一個巨大的響聲後,我的大腦瞬間明白和歸於理智,我穿上衣服,穿上襪子,穿上鞋,有條不紊地朝著窗外出發。 只要起來,我就決絕,我就盡量讓自己煩瑣和充滿聲音,這時的任何聲音都是我虛空的心歡迎的。我知道,再洗一把臉,刷一下牙,撒一泡尿,猛的拉開門閃到路上,我就徹底走進今天了。 親愛的,原諒我愛你,原諒我把愛貫穿一種永恆的憂傷,原諒我完全的愛你,原諒我懼怕你,原諒我在白天拒絕你,我怕你,對不起。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薩特曾在《存在與時間》中寫道:“人只有在感覺到他人注視自己的目光時,才能發現自我,自我只有在他人的注視下進行表現時,才成就了自我的本質。”可以說,我們只有在被人注視的情況下,我們才會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可以說,我是由兩部分構成的,一部分是自我認識,一部分是別人對我的認識,只有兩部分同時存在,才構成“我”的存在。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需要和不同的人發生不同的聯繫,需要別人對我的認同,以及,我對這個社會的歸屬感。我對自己的評價其實一點不重要,重要的是,社會對我的評價和認同,當然,我也完全可以不用考慮這些,除非,我決定獨自一個人生活,但是,如果讓我一個人孤獨的生活,那是我完全不能忍受的,所以,我必須要接受別人對我的評價,改變自己,以求別人對我的認同。 當然,大家對我的評價有的是建立在共同的認同之上的,比如,對我是好人還是壞人的評價上,就是參考的共同準則,比如不欺負弱小,喜歡幫助別人,待人熱情,於是大家判斷我是一個好人,當然,那也許只是我的外在表現而已,而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們當然不知道,也許,我會一直扮演這種角色到死,也許,有一天,我會露出本性,讓周圍的人大吃一驚。 有時候大家對我的評價是建立在直觀感受上,是以自己的行為方式進行判斷,當然,我也會以自我的標準去判斷某個人,比如,認為抽煙的就是流氓,如果真這樣判斷的話,那中國的流氓也就太多了,所以,隨著時間的變化,認識的深入,許多評價是會改變的。 當然,個人和社會也是互動的,人需要社會對他的認同,也就是和他發生聯繫的人對他的認同,老闆認同他是一個好員工,妻子認同他是一個好丈夫,朋友認同他是一個講義氣的人等待,但是,個人也需要社會給他的歸屬感。如果一個人不論做什麼,都得不到認同的話,那他對這個社會就沒有歸屬感,這時候,他就不會從自身找問題,而是要從社會上找問題。 什麼情況下,會出現沒有歸屬感的問題?比如說,地域歧視、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等等,拿種族歧視為例,在60年代的美國,種族歧視比較嚴重,一個黑人青年很難得到社會對他的認同,無論他做的再好,往往漲工資,升職都會和他無關,不僅如此,他還會經常遭到辱罵和羞辱,這種情況下他就很難會對這個社會產生歸屬感,只會有仇恨感,而這種仇恨感帶來的就是對社會的報復,所有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這時候,社會的共同準則就要修改,但是,這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也是一個自我修正的過程。中國曾經也有這樣的時候,比如,曾經社會上共同認為,做買賣的就是投機倒把,挖社會主義牆角,自由戀愛的都是流氓,男流氓和女流氓,甚至還要非法同居的罪名。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慢慢的開始接觸外面的世界,社會進步,社會的共同準則就發生了變化。 而政府其實也可以作為一個“個人” 的形象出現的,一個良好的政府不光要懂得自我認識,也需要別人對自己的認同,包括自己國家的公民和世界上其它的國家,它也必須注意自己的內外形象;但是,有的政府卻願意離群索居,孤芳自賞,對於它來講,它的對內形象就是靠自我包裝來進行的,然後配合強大的宣傳機器來給國內的居民們灌輸一種思維定勢,就是我們政府就可以代表國家形象。 由於公民們不得對政府隨意進行評價,而且這種評價只限於歌功頌德,所以,導致的後果就是政府不能正確的認識自己,真把自己當救世主了,甚至是創世主,最終的結果就是,社會矛盾越來越尖銳,官逼民反,最終,局勢動盪,政府下台,萬一搞不好的話,就是長久的內戰,人民生活越來越窮苦,國家越來越貧弱。 當然前文也說過,人都會依據自身的行為對別人進行判斷,這也會造成一定的誤會或者差錯,但是,社會有共同的準則,世界也有,比如關於民主和自由此類的價值觀,它不是由一個國家說的算,而是多數國家對它的認同,因為,它合理,適合現代的社會,所以它才會被廣泛的接受,成為對一個國家是否進步判斷的標準。 如果,你還拿著封建社會的標準來給自己定位,讓世界按這個標準給你評價,那必將會被現代社會體系所拋棄,因為,時代一直在往前發展,我們必須要融入到時代裡面,閉關鎖國的後果就是百年的恥辱,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不光只有我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