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0 Reads)
《時代》週刊影評人 理查·薛克爾      從表象上看來,影片講述的似乎是一個荒誕無稽的人生寓言,然而深入其內部,你會發現,其中所蘊涵的意義是深刻的,它會讓你覺得不寒而慄,因為也許有一天,你會開始擔心是否在自己的周圍也會發生同樣的事。   --紐約著名影評人 雷吉·史密斯      我認為這部電影擁有許多層面,並非一般的好萊塢電影。同時,它的主題概念也十分有創意,而且令人能夠感同身受,它會讓人不禁捫心自問:"也許我周圍生活的每個人都是在演戲?"    --本片主演 金·凱瑞      故事發生在一個美得恍若世外桃源的海邊小鎮。22年前,奧姆尼康電視製作公司收養了一名嬰兒,他們刻意培養他使其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紀實性肥皂劇《楚門的世界》中的主人公,公司為此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然而這一切卻只有一人全然不知,他就是該劇的惟一主角--楚門。   楚門從小到大一直生活在這座叫西海文的小城(實際上是一座巨大的攝影棚),他是這座小城裡的一家保險公司的經紀人,楚門看上去似乎過著與常人完全相同的生活,但他卻不知道生活中的每一秒鐘都有上千部攝像機在對著他,每時每刻全世界都在注視著他,更不知道身邊包括妻子和朋友在內的所有人都是《楚門的世界》的演員。   雖然感覺到每個人似乎都很注意他,而且從小到大所做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有著一些意想不到的戲劇性的效果,但這些都沒有使這位天性淳樸的小伙子太過於在意。而節目的製作組為了尋求更特別的效果,竟讓在楚門小時候因他而"死"的"父親"再次露面,但並不讓他們會面,直到楚門悲痛萬分後才讓他們"父子"相認,從而達到他們所要的效果。   這一切使一位既是《楚門的世界》的忠實觀眾又是該節目群眾演員的年輕姑娘瑪麗十分同情楚門,她給了楚門一些善意的暗示,使他不得不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漸漸地,楚門發現他工作的公司每一個人都在他出現後才開始真正地工作,他家附近的路上每天都有相同的人和車在反覆來往,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自稱是醫生並每天都去醫院工作的妻子竟不是醫生。楚門開始懷疑他所生活的這個世界,包括他妻子、朋友、父親等所有的人都在騙他,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油然而生。   痛定思痛,楚門決定不惜一切代價逃出西海文這個令他噤若寒蟬的小城,去尋找屬於自己真正的生活和真正愛他的人。然而,楚門卻低估了集這個肥皂劇的製作人、導演和監製大權於一身的克裡斯托弗的力量。克裡斯托弗將一切都設計得近乎完美,在近30年的時間裡牢牢地把楚門控制在西海文的超現實世界之中。   經過幾次逃脫的努力失敗後,楚門決定從海上離開這座小城,然而他卻絕望地發現他面前的大海和天空竟然也是這個巨大攝影棚的一部分,這時克裡斯托弗走了出來,他向楚門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並告訴楚門他如今已經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明星,他今天所取得的一切是常人無法想像的,如果他願留在西海文就可以繼續明星生活。但楚門不為所動,毅然走向遠方的自由之路……   心靈的頓悟      電影《楚門的世界》是個虛構的故事,楚門是這個故事的主人公,他是一個電視長劇的主角,卻不知道自己的演員身份。電視劇的導演是個超級天才,他讓楚門從剛出生起就在他的鏡頭前長大,竟讓他蒙在鼓裡近30年,在這麼多年的時間裡,這個電視直播節目全天24小時滾動播出,從不間斷。這個天才導演製造了整個"楚門的世界",他派出了許多演員去充當楚門的母親、朋友、同學、同事、初戀的情人、失而復得的父親、缺乏共同語言的妻子……他的攝影棚是個龐大的空間,他讓楚門每天生活在這個虛擬的空間中,一切都是製造出來的,包括空氣、大海、城市、打雷和下雨……      楚門是個普通人,普通得就像生活在我們身邊。他有許多的慾望,又很容易滿足。因此,他有時欣喜若狂,有時如喪考妣,大多的時候則彷徨鬱悶,不知所措。這時,天才的導演又有了用武之地,他不斷地製造新的刺激,使他的長劇變得波瀾起伏,吊人胃口。他在楚門快樂的時候便給他製造些麻煩,在其沮喪的時候,則不失時機地給其開啟一線生機。他讓金髮女郎如言情小說般突然出現在楚門的視線中,開啟他愛慾的閥門,又讓她突然離去,使其心靈墜入無底的深淵;他讓楚門從未謀面的"已故父親"突然現身,誇張滑稽的相認場面令其熱淚盈眶,同時也賺取了電視觀眾的熱淚;他又讓楚門的知心朋友在其情緒惡劣的時候去關懷他、開導他,令其感受到這"荒漠中的甘泉"而重生信心,雖然那位朋友只是一個演員,而且正背著大段台詞……      說實話,我真的很佩服電影中那位才華橫溢、不可一世的天才導演,他讓我想到了上帝,同時我看到那個軟弱、疲憊、徨惑的楚門被一次次的虛偽所玩弄,還是對生活和前途充滿了樂觀時,我的內心就一陣陣地酸楚,我不忍面對--不忍面對一個真實的"我們"!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哲人如此感歎,但人生舞台上的演員--我們,是不是時刻都有一種演戲的自覺呢?還是在上帝的欺瞞和安排下,忘我地做著無意義的事呢?快樂,不足以使我們熱愛這個世界;挫折,不足以使我們拋棄這個世界。上帝就像那個天才的導演一樣,掌握著很好的度,他知道該在何時給我們當頭一棒,何時又給我們燒起暖暖的火爐,他使我們在痛苦中保持希望,在希望中忍受痛苦,因為痛苦製造著劇情的波瀾,也製造著收視率,希望則是賞給我們的出場費,使我們不至於中途罷演。       電影的末尾,楚門是覺悟了的,他對著攝影機,真的向"上帝"罷演了。天才的導演恐慌了,他將失去觀眾,他竭力挽留楚門,告訴他離開了導演控制的世界是很危險的,但楚門還是走出了那扇門,走向那個黑漆漆的未知世界,他說不管那個世界中等待他的是什麼,他都不在乎。佛家有"頓悟"一說,並說人的本性自足圓滿,是人世的塵埃覆蓋了它,使它迷失。看來楚門是頓悟了,他要找回那個失去的自我,那個自足圓滿、自由自在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