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醒來,就這麼呆呆地躺著,抱著枕頭,把身子縮進被窩裡,頭在早晨的空氣裡伶仃著,兩隻眼睛空洞地望著牆,沒有看到什麼,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眼睛背後分外地空著,空到無極,空到千山萬水。 早上一睜開眼睛,就想到了你 親愛的,我又一次陷入敘述的痛苦中,我一直期望那種清晰的表達,那種斬釘截鐵的表達和感情。譬如我愛你,譬如我是你的,但是不能,這種敘述的累贅讓我痛苦萬分。我又一次進入敘述的悖論,為了表達,我尋找開頭,而其實是沒有開頭的。你不知道是在黑夜裡的哪一刻中浸入我心中的,你就在我心中馱著,佔據我籠罩著,事實上,不知道在我遇到你的哪一刻裡,你就寄存在我的心裡,我的身心及身上的所有的空間都成了載體。我成了時間,成了一條關於你的船。從昨天到今天到明天,穿過白晝的廣場和黑夜的涵洞,一分分劃過。 又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麼。 我每一次醒來,都是被你喚醒。且假定你是在夜裡三點騎上我的,那時,我剛好抱著枕頭如抱著你睡著,你領著我去了很多地方,很多廣場,很多人流,這些我都忘了,醒來後我只覺得疲憊,只覺得慵懶和幸福。你沒有繼續讓我睡和夢遊,這讓我有點怨恨。你沒有在我醒來後和你一起嘗試那些夢中的經歷讓我很失望。 窗外的陽光很亮,打在臉上,不斷的有高的低的私語敲打在空氣中爆開,像是和我有些關係,可是我一點也不想起床,我不想涮牙,不想洗臉 ,不想吃飯,不想看書,不想打開手機,不想面對任何已知和未知的好奇,我不想觸碰任何事物。我知道,哪怕最微小的動作,都可能引起劇烈的爆炸,爆炸後,產生時間的斷點和陌生的氣體,把我和你隔開,讓我對你的回憶失去圓潤和平滑。 又一次,試圖,小心翼翼閉上眼睛。 可突然淚水就出來了…… 陽光好亮啊,從淚水上打來,生生的穿透眼皮,溫暖地撫摸著我的眼球、我的眼眶,淚水越來越多,從瞳孔裡汩汩而出,像一個被叫醒的舊鹽泉,從沙石的土地上流過,初是歡喜的暖,繼而是無盡的冰涼。 每當這時,我就翻身起床了,我揭開被子的動作,就像裁縫裂開布帛,一個巨大的響聲後,我的大腦瞬間明白和歸於理智,我穿上衣服,穿上襪子,穿上鞋,有條不紊地朝著窗外出發。 只要起來,我就決絕,我就盡量讓自己煩瑣和充滿聲音,這時的任何聲音都是我虛空的心歡迎的。我知道,再洗一把臉,刷一下牙,撒一泡尿,猛的拉開門閃到路上,我就徹底走進今天了。 親愛的,原諒我愛你,原諒我把愛貫穿一種永恆的憂傷,原諒我完全的愛你,原諒我懼怕你,原諒我在白天拒絕你,我怕你,對不起。